首页>科技传播>家畜血防与上海兽医研究所
家畜血防与上海兽医研究所2015-09-16浏览量:1413



       日本血吸虫病(Schistosomiasis japonica)人兽共患、危害严重,是我国最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与艾滋病、结核、肝炎一道被列为国家优先防治的重大传染病,《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也把该病列为优先防治的16种动物疫病之一。六十多年来,我国血吸虫病防控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全国病人数已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1100余万下降至2013年的18.49万。今年是《全国预防控制血吸虫病中长期规划纲要(2004-2015年)》实施的最后一年,我国大部分血吸虫病流行区都将达到传播控制标准。2014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为即将召开的全国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会议专门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血防工作者继续努力,“将‘瘟神’危害群众扫进历史,还一方水土清净、百姓安宁。”。为贯彻落实好李克强总理重要批示,做好新时期家畜血防工作,特对中国农科院上海兽医研究所建所以来在家畜血吸虫病防控研究和应用方面取得的成绩作一回顾。


      1、日本血吸虫病严重危害人畜健康,阻碍疫区社会经济发展,被称为‘瘟神’
 血吸虫感染人体后,引起皮疹、发热、肝脾肿大、腹泻、消瘦等症状,晚期患者可引起肝硬化、腹水、丧失劳动能力,甚至危及生命。儿童感染血吸虫后发育不良,少数患者呈侏儒症。妇女患血吸虫病会影响怀孕和生育。上世纪50年代初,日本血吸虫病曾在我国长江流域及以南的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四川、云南、福建、广东、广西和上海等12省(市、区)454个县(市、区)严重流行,全国有血吸虫病人1100多万人,有一亿人受该病威胁,有血吸虫病牛150万头。由于血吸虫病的猖獗流行,造成许多重流行区人亡户绝、田园荒芜,出现侏儒村、寡妇村、家破、人亡、村毁的凄凉景象。毛泽东同志在‘送瘟神二首’诗词后记中写道:“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任何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该诗词里所描述的‘千村霹荔人遗失,万户萧疏鬼唱歌’正是旧中国血吸虫病重疫区的真实写照。
    血吸虫病造成重疫区村家破人亡。湖北省阳新县40年代有8万多人死于血吸虫病,毁灭村庄7000多个,荒芜耕地23万余亩。江西省羊城县百富乡梗头村原有100多户村民,至1954年只剩2人,其中90%死于血吸虫病。上海市青浦县任屯村建国前20年间有500多人被血吸虫病这个“瘟神”夺去了生命,其中全家死亡的有97户,死剩1人的有28户,侥幸活下来的461人也都患有血吸虫病。
 血吸虫感染不仅影响人体健康,也对牛、羊、猪等家畜造成严重的病理损害,严重时造成大批家畜死亡,阻碍了畜牧业的发展。家畜感染血吸虫后,食量减少,行动缓慢,精神萎靡不振,伴有腹泻、下痢、消瘦等症状。特别严重者起卧困难,呼吸缓慢,最终衰竭死亡。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疫区出现过多次血吸虫病引起家畜批量死亡的事件。如1957年安徽宿松县复兴镇养牛场有牛1292头,因血吸虫病死亡416头,死亡率达32.2%;1962年鄱阳湖昌邑东湖农场的黄牛暴发急性血吸虫病,47头犊牛死亡42头,死亡率达89.36%。江西波阳、余干调查40天大小的犊牛137头,其中有73头感染血吸虫病,病牛的平均体重不到未感染牛的一半。九江南郊农场14头怀孕的母牛中有10头因血吸虫病而流产。1957年4月湖南岳阳城陵矶农场有山羊140只,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因感染血吸虫病死亡60余头;1960年湖口、九江两个垦殖场从新疆引进细毛羊1100余头,不到一年时间,90%死于血吸虫病。1958年云南血吸虫病防治委员会在云南风仪等县调查214头猪,感染率为23.36%。1958年韩盈周等在湖北圻春调查100头猪,感染率为67%。1958年王溪云等在江西省永修县城调查60只犬,感染率为56.66%。据1958年全国家畜血防会议统计,全国有病牛150万头。
 血吸虫病的流行严重地阻碍了疫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如江苏省的昆山市,解放前因血吸虫病流行造成家破人亡的‘无人村’就有100多个,1955年征兵时全县应征青年3427人,体检发现血吸虫病病人2829人,感染率高达82.6%。通过20多年的努力,昆山市有效地控制了血吸虫病的流行,从1973年起,就没有发生过急性血吸虫感染,建设日新月异,已多次被列为我国经济百强县(市)的榜首。其它一些重流行区控制血吸虫病流行后,已成为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或已发展成为经济发达,社会繁荣的地区。
       2、家畜是我国血吸虫病最重要的传染源,有效控制家畜血吸虫病流行,是在我国消除血吸虫病的关键
 日本血吸虫可感染人和40余种哺乳动物,它们都感染同一种血吸虫病原。含有血吸虫虫卵的粪便污染水源,钉螺的存在,以及人畜在生产、生活活动过程中接触含有尾蚴的疫水,是血吸虫病传播的三个重要环节。
 中国农科院上海兽医所(下称上兽所)等单位开展的流行病学调查均表明,大部分流行区95%以上的血吸虫阳性野粪都来自家畜,感染血吸虫的家畜,特别是牛,是我国血吸虫病最主要的传染源。1979年至1985年,上兽所许绶泰教授等在湖南汉寿县目平湖地区(西洞庭湖,属湖沼型流行区)进行了五次野粪调查,共查粪5017份,其中畜粪4996份,占总数的99.58%(牛粪占87.14%,猪粪占3.71%,羊粪占8.51%,犬粪占0.02%),人粪仅占0.42%。阳性野粪中99.8%属畜粪,仅0.2%是人粪。1991年上兽所等单位在云南南涧县试区(属山丘型流行区)调查野粪348份,其中黄牛粪151份,占43.1%,马属动物粪60份,占17.1%,猪粪100份,占28.5%,山羊粪30份,占8.5%,人粪7份,占2%,野粪中畜粪占98%,共查出阳性粪便31份,感染率为8.85%,全部为畜粪,其中阳性黄牛粪占阳性粪的83.87%。1987年上兽所等单位在安徽东至江心洲(属洲岛型流行区)进行的野粪调查中,发现野粪中牛粪占99.5%,羊粪占0.5%。新世纪以来的调查结果显示,患病家畜依然是我国血吸虫病最主要的传染源。湖南省岳阳县麻塘和沅江市南大膳两个农业部血吸虫病流行病学纵向观测点(属湖沼型流行区)2005年~2010年连续6年观测结果显示,南大膳观测点阳性野粪全部为牛粪,麻糖观测点的阳性野粪全部为牛粪和羊粪,其中61.22%为牛粪;2010年在云南巍山观测点(属山丘型流行区)的调查结果显示,有螺环境中的血吸虫病原污染源全部来自家畜,其中94.29% 来自牛。
 流行病学调查还表明,牛血吸虫病感染率与人血吸虫病感染率呈正相关关系。如1980年江西进贤新和村村民的感染率为11.7%,而耕牛的感染率为26.3%;同年湖南君山农场七分场居民的感染率为22.4%,黄牛的感染率为42.2%;1988年安徽东至江心州村民感染率为22.4%,同期黄牛感染率为92.2%,水牛为27.0%。有效控制牛血吸虫病疫情,可显著降低人血吸虫病感染率。郭家钢等在江西省永修县选取两个单元性强、环境条件相似、人群及耕牛感染率接近的行政村进行对比试验,连续三年对干预村所有人群和所有小牛都进行治疗,而对照村只对人群进行治疗,结果显示干预村比对照村人群血吸虫病感染率减少70%。
 以上这些都表明,血吸虫病畜,特别是病牛,是我国血吸虫病最主要的传染源。做好家畜血吸虫病防治工作,不仅保护了家畜健康、促进了畜牧业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控制了畜源性传染源、保障了疫区群众的生命健康。
       3、家畜血防与上海兽医研究所
 鉴于家畜是我国血吸虫病最主要的传染源,做好家畜血吸虫病防控工作是早日在我国控制和消灭血吸虫病的关键,在1959年中共中央血防办公室召开的三省一市关于家畜血防工作会议上,建议成立家畜血吸虫病防控研究的专业机构。根据这次会议的精神,1964年10月在上海组建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家畜血吸虫病研究室(上兽所的前身)。50多年来,不管在动荡的年代,或在更名为上海兽医研究所的今天,作为国家唯一的家畜血防专业科研机构和农业部防治动物血吸虫病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依托单位,上兽所始终瞄准国家血防的重大需求,把血防科研作为研究所的重点方向任务之一。在农业部、中国农科院等上级主管部门的正确领导下,及疫区各省农业血防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广大科技人员始终坚持深入疫区一线调查研究,探讨提出防治新理论和综合防治新策略;始终坚持面向防治需求,加强应用研究,提出防治新技术、新产品;始终坚持面向未来,开展防治基础研究,开拓防治新途径。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研究所在原有的诊断、治疗两个研究方向的基础上,拓展了病原生物学、流行病学、免疫学、分子生物学、功能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等新学科,组建了国家防治动物血吸虫病专业实验室、农业部动物寄生虫学重点开放实验室等研究技术条件平台。承担了总理专项基金、973课题、国家863计划重大专项、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国家支撑计划重大专项、国家攻关项目、科技部科研院所社会公益研究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上海市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世界卫生组织、欧盟、美国NIH等国内外血防科研项目,组织了全国家畜血防科研协作攻关,为农业部和疫区各级政府制订和调整农业血防策略提供咨询,为基层血防人员提供技术培训和指导。先后取得了一系列先进、实用的家畜/农业血防重要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农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华农业科技成果二等奖等科研成果20多项,获农业部、上海市新兽药证书、国家和行业标准多项,申报专利30余项,获专利证书20项,出版《农业血防五十年》、《中国农业血防》、《动物血吸虫病防治手册》、《农业综合治理防控血吸虫病技术导则》等农业血防专著6部,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500余篇,成为我国农业/家畜血防的科研创新基地。作为农业部血吸虫病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依托单位,组织血防专家深入不同类型地区调研、指导,为我国家畜血吸虫病疫情的下降,疫区人民的身体健康、疫区农村经济的发展、农民的增收不懈努力,作出了应有的贡献。鉴于上兽所在我国血吸虫病防治中的作用和地位,已连续三届被卫生部、农业部、水利部等授予“全国血防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